思考网络发言:失智失实的跟帖和网抑云的丧文

  之前笔者对于享乐主义与娱乐至死进行了探讨,有兴趣的可以点击下方链接查看。

  网络的发展不仅使娱乐至死大肆传播,同样也使失智失实的评论大行其道,网络的发展为我们带来极大的便捷,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危害,接下来的,是笔者自己对于部分网络言论的观点,也欢迎各位分享自己的观点。

  最近,一男子在朋友圈发表侮辱性语言,而被处罚在朋友圈发表道歉,并至少保留10天。相信这件事引起了很多网民的注意,虽然处罚本身并不重,但是它也确实是一个足够新颖的处罚方式,同时,也起到了规范的效果。

  但是,如此,键盘侠就会收敛了吗?我觉得未必,甚至可能恰恰相反,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与健全,可能会更为严重。

  就目前而言,低层次的网络言论已经渗透入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在弹幕中刷着另一部番的梗还是生硬无美感的空耳,其实都是这一类的,只是相对而言,它们建立在比较广泛受众的一个基础之上,更容易为大众所接受。

  笔者认为内容本就不相同,何必要涉足于此呢?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甚至对原作品产生排斥。虽然能理解你们的热爱,但请把这份热爱放在合适的地方,至少也别在其他作品上刷屏了,当然,在网课上的梗,就让人有点一言难尽。

  说到底这一类失实言论和抗日神剧一样,可能是缺失了常识与对事物最近的判断力,也有可能是纯粹的蹭热度的存在。

  早在清代,纪晓岚就曾写文《河中石兽》以讽刺这类人,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类现象越来越严重,虽说构不成社会危害,但是类似的言论与作品仍会影响到部分缺乏对事物认识的人,也是对于历史、政治和生活常识的泛娱乐化,即娱乐至死。

  我们也可以见到过很多在朋友圈和空间发表的言论,如果是转发后就会获得祝福的那类,虽然不能说有什么危害,但是以这种方式,只不过是利用了人对于好运的渴求,以提升言论的热度。而对于那些不转发就诅咒和道德绑架的言论,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比如:

  “你已经被诅咒了,看到此帖后要把它发到×个贴吧,否则你就会在××时候(如何)死。”

  以此方式达到目的的人,与其说得到的是热度,不如说大部分的转发都是对他无声的谩骂,而他每次都只是在讨取谩骂罢了,这类言论火就火在它被骂得惨。对于那些道德绑架的言论,由于是虚拟世界,有时倒也不计较,但遇到现实生活中的道德绑架呢?还是如此决策吗?或者说这种语言暴力就只能忍受吗?答案应该不是这样的,有时,发言反驳,结果引来一些人骂你,甚至可能被人肉搜索。

  而这些强大的诡辩选手,说着“什么不能因部分人是如此的,就以为所有人就都不是这样的。”,辱骂着别人推崇着自己,更有甚者将屠杀挂在嘴边,对于事情的本质没有一个深入的思考。类似的失智言论引人愤慨,也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这无异于固步自封。说真的,为了一个根本不成熟不理智的观点,能掌握当今所有的诡辩技巧,真让人怀疑他在学的时候有没有思考哪怕一次。

  这种现象不仅国内有,国外也有。中印冲突发生后,一位印度网名发布了在冲突中中方军人的阵亡的名单,不过,这内容,我相信大部分华人都认识。

  随着这类言论的激进化,涉入人数的越来越多,这个网络环境也变得混乱,类似的情况也并不少见,但是这类事件牵连到大量的网民,导致争端与骂战频发,在这其中各圈间的冲突尤为厉害,也许一开始还有是非正义,但到后来就是纯粹的不理性行为了,而处于这件事情当中的核心的作者或是演员,无论自身有错与否,也应该在事件伊始就呼吁和平提倡理性,不然作为粉丝的核心,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

  那些希望躲风头的人更是在期盼不现实的东西,古代即有秉笔直书、宋太祖怕史官的事例,所造成的影响,已不再是小事而是轩然大波,真相怎么可能不被记录下来,即使如今连名字都不敢言,但世事变迁,前朝的事等到后朝再写,想必不可能再避开这些了吧?毕竟,科技发展如此迅速,艺术的时代也会很快更新吧。

  但是,这些都是在说网络言论的失实失智,而不是完全反对反驳,笔者主张细看勤思再发言,当然也要审时度势,自身安全也是很重要的,既不能终日报喜避忧,也不能居高不思己危。

  当然,并不是所有言论都令人反感或狂笑,上述的只是一方面,也有一些地方是很多人愿意在一起分享看法与评论的,比如知乎、豆瓣,不过最出名的自然还是网抑云和丧文化。

  我见过有些文章将这种丧文化理解成犬儒主义,我觉得并不恰当。犬儒主义者往往追求于内在的事物,满足于简单的物质生活,并从中感受到幸福;丧文化的受众虽然也追求于内在的事物,但却往往不能满足于简单的物质生活,也无法从简单的物质生活中感受到幸福,更多的是颓废与消沉。

  确实,抑郁症对大部分人而言已经不再陌生,其发病率也一直在呈上升趋势,发病人群也日趋低龄化,其在国内其发病率约在3%-5%(根据大部分媒体先前报道),加之其中得到有效治疗的仅为不到10%,这确实值得我们关注。

  但是在使用网易云音乐的这些人群中,难道每个丧评论的写手都有抑郁症状吗?如果不是真正身感抑郁,这种丧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吗?是真实的吗?还是矫揉造作的呢?而部分人,无病呻吟,自视悲哀,有的丧评,甚至从头到尾只有点赞的地方是自己的欣喜所在,其他的都是别人的悲伤,连悲伤都是复制来的。如果作者真的是如此,那与那些以道德绑架的方式得到热评的人本质上有何异?

  讲真的,对于那些蹭热度的写手,对你的评论数可能只是对你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对于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每一个对他的评论,都是一个劝他努力活下去的人。

  当然,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人都不是无病呻吟,或者为了蹭热度,而是确确实实遭遇了不顺利的事情,这也很正常,甚至说这是人类进步与进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每个人所遭遇的事情真的不可逾越吗(如果确实有,后文有提出笔者的建议)?我们可以分析一下造成这种现象可能的原因:

  困难从未经历过或被描述得极为困难,那自然就会迷茫不知所措,自然而然的夸大(从当时当事人的角度上可能并没有,但从他人或事后的角度看可能是这样的)

  这个比较偏向于我个人的观点: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对特别情有独钟,所以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特别的那个,所以极端的阴郁,被潜意识认为是特别的标志。

  由于叛逆的个性,在主流追求正能量时,逆其道而行,当然,也可能是对那些不切实际的“正能量”的不满。

  如果你还没试着分析就满带着沮丧与绝望,我希望你能至少找到一个理由,不要因一个没有原因的现状而绝望,那没有意义。(不过,有原因,从一定程度上而言,就是有奋斗的方向了,虽然不是努力就能成功,但是草率的放弃比惜败更值得可惜。)

  如果你是遭遇了困境,我也很推荐你去看看《说来有点可笑》和《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也许你会发现自己原来没有那么困难,也许你会发现自己虽然很困难但却可以活得乐观一些。

  如果你确实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也希望你能接受治疗,你也可以试着倾诉,虽然笔者认为很多抑郁症患者不会对音乐给出评论,但是对于部分音乐而言,评论环境仍旧相当不错,当然,向你最亲近的一个人或者愿意听你说完并给予你积极反应的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需要的话,去向心理医生寻求帮助,几乎所有人都会生病的,不要觉得抑郁症是什么不可启齿的疾病,它已经深入到我们的生活中。而且最近云村也推出了对于网抑云的治理,也可以选择网上交流倾诉。

  不过,对于那些一味否定的,甚至不分对象的嘲弄“老网抑云”和“老抑郁症”,也应该思考一下 ,毕竟,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很多事并不是非正即反的,也绝不能把它当作一个纯粹的梗。

  最后,说到底,还是谨言慎行,做一位理性的网民,在当今的网络环境下,其实这一点很已经很难得了。

上一篇:网易公开课APP跟帖的步骤
下一篇:阳光跟帖 隐秘而伟大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国家网信办出台规定: 网站对跟帖评论需实名认
服务热线

http://www.ghazalehdesign.com

章鱼体育官网,章鱼体育APP,章鱼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