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平台喜投网曾称“很安全”如今待偿金额近7亿

  近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发布《关于“喜投网”平台的案情通报》(下称《通报》),对P2P平台喜投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情况进行说明。

  警方初步查明,喜投网平台自2014年5月上线日停标,历史交易总金额40.07亿,涉及出借人数17059人。该平台的待偿岀借人本金6.89亿元,待偿岀借人充提差本金6.25亿元,涉及出借人数5412人。目前,警方已对平台股东、实际控制人、主要负责人、高管实施边控措施、限制出境。

  此前,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已于2020年6月18日,对喜投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据喜投网,该平台于2014年正式上线,是深圳市喜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喜投公司)旗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天眼查信息显示,黄生持股喜投公司超过60%,并担任董事长。黄生是知名大V,“黄生看金融”在微博拥有超过300万粉丝。、

  喜投公司对外持有三家公司100%股权,分别是深圳市开物互联网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开物信服”),深圳市开源互联网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开源信服”)与广州市喜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喜投资询”)。其中,开物信服与开源信服的法定代表人均由黄生担任,喜投资询的法定代表人为喜投网总裁古松。

  4月26日,喜投网发布第18期兑付通知:自良退以来,平台团队一直在全力清收兑付。但是,在行业全面清退的大环境下,清收回款工作始终面临极大的困难,回款情况极其不理想。5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就喜投网目前偿付能力情况致电深圳市喜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喜投网曾对外宣称,不少借款人缺乏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借款人逃废债的情况逐渐严重。平台对失信借款人缺乏司法上的追偿措施,催收工作易被判为暴力催收行为。而平台又不能开展新业务,无新的收入来源,人员流失严重,难以长期维持一个成规模的催收队伍,催收工作越来越难开展。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喜投网兑付方案时发现,喜投网兑付周期逐渐拉长。第1期至第14期兑付公告,每期间隔时间维持在20天以内,第14期至第19期的间隔周期已拉长至平均30天。

  2020年5月20日,有用户在喜投网论坛留言:“2020年2月17号喜投平台宣布良退以来,告知平台在新网银行上的存管资金约有两亿。清退方案出来以后,第一期只兑付了1.48亿资金,为何不把新网银行上没有匹配的资金全部兑付给投资人?”

  当时,喜投网仅回复称:平台目前已进入稳定兑付期,按照广大出借人投票通过的方案已执行2期兑付,即将启动第三期兑付。

  《通报》显示,“警方以调取第三方支付交易流水4个,调取涉案银行账户交易流水190个,冻结借款人涉案银行账户113个。5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对方回应称,目前警方将会持续关注借款人涉案账号。目前,账号冻结的情况没有新进展。

  2018年,各地涌起网贷平台“清退潮”,P2P平台开启良性退出。而黄生则坚称喜投网运营“很安全”。好景不长,2020年2月17日,喜投网官方在论坛评论区表示,喜投网将在监管部门指导下进行良性退出工作。

  同年3月16日,喜投网发布开展出借人确权工作的通知,喜投网将于2020年3月29日24时关闭。喜投网还称,因确权工作与后续良性退出流程推进进度息息相关,希望符合条件的用户积极申报确权。5月6日,喜投网公布良性退出网贷业务兑付方案,该方案显示平台出借人总数5634人,待收本金总额约8.34亿元。

  5月26日,冰鉴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喜投网和其他P2P机构开展业务过程中,重视维护投资端客户,却缺乏对风险控制的重视,积累了很多还款意愿和能力都较弱的客户。这是造成P2P回款速度慢,清退情况不理想的主要原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仅2018年,他就发布了60余条相关微博。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黄生微博账号近期仍在更新,但与喜投网相关的内容已被清空。

  黄生对IP运营极为重视。除了“黄生看金融”,黄生还开设了“黄生谈”“黄生说经济”“黄生课堂”“黄生看地产”和“黄生读书会”等五个微信公号。

  黄生曾称,旗下IP矩阵的流量远远要好于花钱做广告,并自称“喜投网是唯一没有营销投入的P2P平台”。“我一篇稿子阅读量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粉丝粘性和忠诚度非常高,在别的地方投广告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吗?”黄生对此极为得意。

  据喜投网官方资料,黄生于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具有六年商业银行和七年PE投资并购经验。2000年至2006年,他任职于中国银行,先后从事大型项目融资、银团贷款及风险控制工作。2006年至2013年,黄生在盈信投资集团工作,任投资总监;2013年在深商控股集团任职副总裁兼风控总监。此外,他还长期在凤凰卫视等担任财经评论嘉宾。

  2014年,黄生放手一搏,创立喜投公司、喜投网。之前,黄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最早把粉丝进行产业化变现”,即引导粉丝转化成旗下机构的用户,仅喜投网的估值就高达10多亿元。

  “部分财经大V通过内容运营,标题耸人听闻,煞有介事,不断积累粉丝,再进行收割。”一名业内人士建议,相关部门应加强营销内容监管,从源头杜绝乱象发生。

上一篇:银保监会:未经许可任何非金融机构和个人不得
下一篇:理财产品销售有了新规矩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牛凤瑞详细资料
服务热线

http://www.ghazalehdesign.com

章鱼体育官网,章鱼体育APP,章鱼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