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茅”万华化学股价跳水曾涉嫌垄断被疑不

  “茅”,是对某一行业优质公司的代称,万华化学(600309.SH)无疑是化工行业的佼佼者。过去20年,万华化学营收 复合增速达29.1%,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速达27.4%,平均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达33.3%和18.2%。因而,万华化学也入选“茅概念”,被称为是“化工茅”。

  前不久,万华化学发布了2021年一季报。财报显示,万华化学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13.12亿元,同比增长104.08%;归母净利润66.21亿元,同比增长380.82%。从公司披露的一季度经营数据看,MDI以及石化系列的产品价格上涨和销量增加是公司业绩大幅增长的原因之一。此外,万华化学近期也加大了石化项目领域的投资。

  我们可以看到,万华化学交出的这份一季报业绩可谓相当亮眼,在资本市场上引来一片欢呼。

  然而,在一季报业绩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4月12日,万华化学股价高开低走,开盘价涨约3%,收盘价反而跌超6%,全天成交近50亿元,走出放量下跌形态,盘中最低价99元创了春节后新低。从2月18日最高价150.18元算起,股价下跌幅度超过30%。

  而这或许与其股票被大量抛售有关。今年春节后,茅指数大幅回调,背后或为外资持仓变动。春节后,A股迎来调整,市场认为与美债收益率有关,特别是今年2月以来,美债10 年期收益率快速上行 引发流动性担忧,茅指数大幅回落。

  进一步分析持仓可以发现,节后茅指数回落或与外资持股比例下滑有关。伴随海外资本相对畅通地进入A股市场,以茅指数为代表的核心资产持续受到外资青睐,外资于2020年下半年开始大幅加仓;而春节后,陆股通当日买入成交额显著缩窄。

  在这其中,今年一季度,全球最大主权基金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减持万华化学,其持有的万华化学股票降至965.54万股,较2020年末减少352.31万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万华化学股价波动。

  实际上,在一季报公布之前,万华化学公布的年报数据是有些差强人意的。2020年年报显示,万华化学实现营业收入734.33亿元,同比增长7.9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41亿元,同比下降0.8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8.50亿元,同比下降35.03%。

  对于2020年业绩下滑,万华化学在年报中解释称,2020年开局,受新型冠状肺炎爆发、国际油价暴跌等因素影响,全球消费需求下滑、贸易物流不畅,上半年全球化工行业处于弱势运行状态;下半年全球市场需求逐步恢复,特别是中国疫情得到快速、有效控制,中国国内市场需求和下游海外出口快速恢复,化工产品价格才出现恢复性增长。

  不过,把时间拉长来看,万华化学业绩表现欠佳,盈利能力持续下滑。Wind数据显示, 2018^2020年,万华化学营收增长率分别为14%、-7%和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5%、-35%和-1%。可以看到,在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公司业绩增长已显疲态。

  另一方面,万华化学近年来的应收账款暗藏风险。Wind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万华化学的应收账款分别为25亿元、44亿元和63亿元,逐年递增。2020年其应收账款同比增加了42%。万华化学表示,“因第四季度销售增加”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应收账款余额的不断累积,万华化学计提的坏账准备“水涨船高”。

  万华化学近年年报显示,2018~2020年,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3.23亿元、3.84亿元和4.99亿元,计提比例分别为11%、8%和7%。除应收账款的风险外,2020年年报显示,万华化学的担保总额达313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64%。

  据了解,1998年,万华化学在山东烟台起家,2001年登陆上交所主板,主要从事聚氨酯(MDI、TDI、聚醚多元醇),乙烯、丙烯及其下游HDPE、LLDPE、PP、PVC、丙烯酸、环氧丙烷等系列石化产品,SAP、TPU、PC、PMMA、有机胺、ADI、水性涂料等精细化学品及新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目前,万华化学的实控人为烟台市国资委,控股股东为烟台国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丰投资”),后者持有万华化学6.78亿股股份,占总股本21.59%。万华化学的前十大股东中,中诚投资、中凯信与国丰投资为一致行动人,三方合计持有万华化学股份逾13亿股,占总股本近42%。

  梳理万华化学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万华化学上市以来共经历三次跃迁:第一次是2001-2009年:万华化学MDI产品全球市占率从2.3%提升至9%,突破海外技术垄断,伴随国内市场迅速崛起。

  第二次是2010-2015年:万华化学MDI产品全球市占率上升至25%成为全球龙头,开启自主创新和引领全球之路,凭借显著的成本和质量优势抢占市场第一线年:万华化学在聚氨酯领域,通过创新、收购、控股等方式,构筑MDI技术万里长城。通过扩能和 降本增效进一步提升市场话语权。通过开发新应用场景不断突破市场天花板,为领跑铺平道路,并逐渐从单纯的产品供应商转变为产品+服务的解决方案供应商。

  特别是2019年,万华化学以522亿元的价格、通过增发新股方式吸收合并万华化工后,其MDI产能跃居全球之首。

  但成为巨头后,万华化学就有些“不讲武德”了。2020年下半年以来,MDI价格持续高涨,万华化学一度被质疑涉嫌垄断。万华化学不断上调中国地区MDI价格,从2020年5月的13500元/吨到11月的25000元/吨,万华化学将中国地区聚合MDI分销市场挂牌价上调了85%。

  据了解,TDI以及MDI,是生产海绵、记忆棉、泡沫塑料,仿木材料、胶粘剂等材料的主要原料。其价格对下游相关产品价格的影响很大,一些下游生产厂商已无法承担,部分已经被迫停产,甚至出现海绵厂停产靠倒卖TDI以及MDI赚钱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万华化学不顾合约上调价格,生产记忆棉床垫的上市公司梦百合(603313.SH),与万华化学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法律诉讼。

  万华化学与梦百合是上下游关系,双方在多年的合作中遇到了上游原料涨价一事,协商不合,致使梦百合2018年1月对万华化学提起了1800多万元的赔偿诉讼,然而梦百合虽诉讼成功,但却仅获赔100多万元。梦百合方面表示不服,还会继续上诉。

  2020年9月,梦百合董事长倪张根还在雪球上公开发文表示,近期海绵原料涨价问题的始作俑者是万华化学,并指出“这种杀鸡取卵的行为最终只有被市场唾弃”、“某些人的一己私利总是在伤害行业”。

  其实,在这种寡头垄断的行业中,市场话语权掌握在少数几个大企业手中,企业间达成对市场的影响操作相对容易。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要指控寡头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举证难度比较高,毕竟这种行事风格都是隐隐约约,价格成因也是错综复杂。”

  该人士还判断,在形成国内外供应新平衡前,未来一段时间内TDI和MDI的价格恐难有回落。而这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来说,或许会有一定程度的阻碍。

  1.壹指阐|业绩逆天的万华化学股价缘何跳水,齐鲁壹点,2021.04.13;

  2.万华化学413页深度研究报告:重新认识万华化学,未来智库,2021.04.13;

  3.一审胜诉!梦百合起诉国内4家TDI原材料生产商垄断,聚氨酯联盟 2021.01.15;

  4.万华化学净赚百亿元 曾被质疑涉嫌垄断,中国经营报,2021.03.27.

上一篇:财经 - 21经济网
下一篇:关于有道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土地改革风起云涌-财经频道-新华网
服务热线

http://www.ghazalehdesign.com

章鱼体育官网,章鱼体育APP,章鱼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